天富品质_亲自下场“换电”,宁德时代向行业扔出了一记重锤

也许此时的国内新能源市场还未到达换电模式的风口期,可愿意提前布局的那些人儿,也终究会迎来自己的大好时光。

一纸合作协议的签订下,终于在今年年末等来了最强阵容。

12月24日,宁德时代在贵阳与贵州省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建设换电网络协议。双方拟定,在新能源汽车换电网络设施建设、促进新能源汽车换电能力提升并共同构建贵州新能源市场和产业双高地。

虽然目前尚未知晓此次合作涉及的合作资金,但“换电”以一种全新角色的身份再次进入我们的视眼。

从北汽、力帆到蔚来,吉利到奥动,在新能源产业链端尝试换电模式到企业少之又少。

一路被质疑的换电模式在庞大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一直处在劣势,并没有形成预期市场的关注度和推广度,即便蔚来一直高举高打其换电站布局,希望用其知名度和影响力换来行业更多关注,但一家车企的努力始终杯水车薪。

相对于商用车换电,乘用车领域的换电,如同一块泰山压顶的巨石,至今没有遇到光明的突破口。

新手出击,一记重锤

从2018年蔚来第一座一代换电站落成开始,一场近乎可以视作改变新能源汽车出行方式的大战正式打响;2021年4月蔚来第二代换电站上线,截止于12月中旬(苏州NIO DAY前夕),蔚来在239天内共累计上线500座换电站,同比去年提升近10倍。

早前在7月的NIO Power Day上,秦力洪(蔚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就曾表示,蔚来预计在明年蔚来在国内市场将累计建成超过1,300个换电站,2025年全球落成换电站达4,000座,其中中国以外市场的换电站约1,000座。

台上人的侃侃而谈,台下的蔚来车主们激动鼓掌,好似唯有用尽全力的拍手才能使出“洪荒之力”为蔚来换电事业添砖加瓦。

但很快有人提出,“这只是蔚来车主们的狂欢,换电站是否好用,这只是少部分的人感知......”

当然,在国内庞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换电站远比充电站布局狭窄,普及性不高,而这里的普及性多半也是车企行为,并没有形成像充电桩那般具备国家的统一标准。在这个纬度里,消费者们的确很难做到感同身受。

可事物的A面B面总会不断的调整,让我们得以适应,换电站亦是如此。

如果不是国庆节对于新能源汽车抢占充电桩新闻的持续关注,或许民众对于新能源汽车如何充电的概念依旧停留在只能依靠充电桩。蔚来欢天喜地的公布其十月黄金周的全国高速公路换电站的换电补能服务次数,(总计为用户提供27,581次,相比国庆前一周增长94.0%,同比去年增长272.6%)。

虽然这个数据量在充电次数面前不值得一提,但贵在快捷;而正是因为快捷,让纯电车型又一次靠近了传统燃油车,这一点是蔚来车主的骄傲。

蔚来换电在顺应潮流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生动,每日如火如荼的站点在全国各地“开了花”,加之国家换电政策的支持,这张强强联合的王牌,试问,谁看着不香。

尽管A面还有着无数的疑问和迟疑,但B面的兴兴向荣又似乎预示着这个风口的准确性,很快行业人士提出,“充换电布局应该并行,才能找到更多的出行突破口。”

显然,此次宁德时代的出击便是看中了换电模式慢慢健全之下的快捷,这份顺应市场规律的前进,宁德时代能否为换电带来巨大的能量呢?

其实这并非宁德时代第一次入局,从去年开始,宁德时代便连续和科士达、国网节能分别成立了储能业务公司、储能发展有限公司,意在强化充电智能与储充一体化网络的布局,这样的布局在早前就被行业分析师认为是为入局车电分离业务运营做好准备。

对于宁德时代而言,做动力电池界的“宁王”终究会有暴雷的一天,而抛开储能项目,对于新能源汽车市场而言,电池板块是目前最具吸引力的,可如今,NO.1的江湖地位正在慢慢被赶超,宁德时代不得不出手他们的“未雨绸缪”。

在友媒36氪Pro发布的一篇名为《宁德时代:万亿电池帝国的裂缝|深氪》的文章后,12月24日宁德时代及其背后的锂电池产业链均迎来“黑色星期五”。

据悉,当日锂电池板块指数下跌幅度达到3.41%;宁德时代暴跌7.28%,总市值跌至1,3444亿元,单日市值蒸发1,056亿元。

文章中开篇对于宁德时代核心客户集体“出逃”的说法并非空切来风,而随着比亚迪、广汽埃安、长城等自主品牌愿意开始自研电池的那刻起,宁德时代作为电池供应商第一交椅的位置也岌岌可危。

此时拿出换电布局的王牌,不失为一次“自救”,也符合福建商人赌性的性格。以如今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占到市场50%以上的总量来看,亲自下场“换电”,关注度和影响力都向行业扔出了一记重锤。

跟随,追随

在10月28日,工信部会同国家能源局开展新能源汽车换电模式应用试点工作。试点城市共有11个,包括北京、南京、武汉、三亚、重庆、长春、合肥、济南8个综合应用类城市,以及宜宾、唐山、包头3个重卡特色类城市。

紧接着12月2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宣布《电动乘用车共享换电站建设规范 第一部分:总则》等15项团体标准基本完成制定。《规范》中再次明确,“只要是相关企业按照相应标准建设的换电站和整车,就能实现整车在任意换电站都可以通过换电的方式来补能”。

总结一句话,大家赶快去大力发展换电站的布局,广阔天地任你飞。

国家的一声号召,让各企业换电大旗飘得更为饱满,但换电模式不统一,车企、电池技术供应商各自为战的局面,至今仍是换电布局的“拦路虎”。这样的局面如同当年开展新能源汽车一般,百花齐放,再各自凋零。

即便行业分析师一再给出不错的市场前景,“2025年换电乘用车销量将超280万辆,换电商用车销量将超50万辆,配套换电站需求约28,000座,对应765亿元市场规模;配套电池需求约55GWh,对应388亿元市场规模,对应电力收入2168亿元,产业链合计规模约3321亿元......”

但似乎这些快乐都不属于当下车企们,对于换电顾虑依旧太多。

这个问题,我曾和父亲讨论过许久,无法快速有效形成行业风气的原因,被我们归结为两点:

一为,电池作为电动汽车最昂贵的零部件,用户们普遍不愿意更换自己新车电池的心理比比皆是;二为成本,当下建设换电站成本较大,在不能平衡好使用量之前,许多车企都处在观望阶段,不宜动手。

但如果电池最终均以租赁代替买卖进入市场,大幅度降低消费者的购车成本;换电模式更能节省充电时间,让用户拥有电池常换常新的优越感,缓解续航焦虑、充能焦虑,包括电池寿命焦虑等问题,新能源或者换电模式面对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如父亲所说,道理大家都懂,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成为第一个人,这种勇于尝鲜的举动,也非当下人人皆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局限性,行业换电站的推广困难重重。

也许此时的国内新能源市场还未到达换电模式的风口期,可愿意提前布局的那些人儿,也终究会迎来自己的大好时光,车企和供应商亦然如此。

近期吉利汽车爆出,吉利科技集团的换电生态网络正在国内各大城市同时布局。截至目前,吉利科技集团智能换电站已在重庆、杭州、济南、淄博等地逐步落地,在全国签约的换电站超过1,000座;中石化第1000座充换电站已正式建成投营、奥动新能源则计划5年内完成10,000座换电站投建;东风、北汽、上汽等企业也都开始换电站及换电车型的布局。

尽管风小,但众人拾材火焰高,在中国市场尤为重要。而今宁德时代入局,又给在这小火苗中注入全新的能量,而市场也恰恰需要这样的企业,它了解电池,了解技术,更加了解动力电池改变形式后的最佳状态,风起宁德,愿其成功。

-END-

0

抱歉,评论已关闭!